社区

顺风车司机涉嫌威胁乘客 哈啰出行提交招股书后何时起飞?

发布日期:2021-06-30 06:05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jp2.cn,2021年6月20日晚间,“哈啰顺风车男司机骚扰威胁女乘客”的话题成为热点。因索要高速费未果,司机对女乘客发出“货拉拉警告”。在乘客反映的客服并要求封禁该司机后,得到了客服“您确定要我们这样做吗?”“如果封禁他,他有可能猜到是你要求的”等拒绝性的回复。

  6月3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共享消费”领域行政指导会,严肃指出目前“共享消费”行业普遍存在的定价规则不明确、明码标价不规范等不当行为,并责令整改,其中被点名。

  不论是顺风车还是共享单车业务,当前的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公司更是在今年的4月24日正式提交招股书,拟于纳斯达克上市。然而上市还在进展当中,6月11日,滴滴出行也正式递交了招股书。在竞争者越来越多的上市跑道,哈啰出行会拔得头筹吗?

  最早,永安行运营租用公共自行车的业务,并推出了共享单车APP,在100多个城市发展及布局运营团队后,成功于2017年8月17日上市。持续至今,在有桩领域成为一家独大的格局。然而,直到ofo小黄车和摩拜的出现,共享单车的形式满足了大众短途出行需求,市场开始迅速反应,出现爆发性增长。

  当然,一定规模的用户是共享产业的基础。而用户必须借助移动网络才能使用共享服务,因此,互联网成为大多平台的重要依托。据悉,截至2020年底,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达到9.858亿,约占总人口的70.2%,其中网民的在线G智能化时代,基于位置技术、大数据分析和便捷的在线支付的技术基础,最终推动了中国消费者访问并在线支付各种本地服务。

  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中国的共享两轮车的市场份额从2018年开始增长,较强的增长势头一直持续到2025年。但颇为唏嘘的是,早期的两家行业龙头现已倒下。ofo小黄车遭遇资金危机,停止服务后,更是在近日被强制执行1341万。摩拜则更名为美团单车,现停止服务和运营原有的App和微信小程序。

  可以看到,如今的市场格局以美团单车、旗下的青桔和阿里系的哈啰单车为主。那么,三足鼎立的格局能走多久?

  哈啰出行平台由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早期,江苏低碳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8月8日成立,后改名为江苏哈啰普惠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11月,并购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钧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扩大业务。而后进行公司重组,合并了一家位于开曼群岛的豁免公司Hello Inc。(前身为HB Technologies Corporation),建立成最终控股公司。据永安行2020年财报显示,永安行持有Hello Inc。股权比例为6.4625%。

  在哈啰出行的招股说明书中,公司的初衷是建立一个强大的、技术驱动的平台,改善大众的生活方式。据艾瑞咨询数据,以2020年的乘车数作为衡量单位,哈啰出行是国内最大的共享单车提供商,同时也是第二大拼车业务的服务商。

  作为哈啰出行中的主要业务,哈啰单车和电动车提供了超60%的新用户服务,其次是哈啰顺风车服务。2017年哈啰出行推出哈啰单车,2018年推出哈啰电动车业务,2019年运营顺风车业务。除此之外,哈啰出行同蚂蚁集团子公司于2019年建立“Hi Battery”,即构建锂离子电池更换的环保网络。

  据了解,以各季度的横向对比看,经营业绩受季节性因素的影响,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收入较低。具体以2020年第四季度的经营状况而言,哈啰出行的共享两轮车业务占据了95%以上的总业务量,达到了13.95亿交易量。但与此恰恰相反的是,两轮车业务的交易额却不足40%,仅为14.72亿元。相对于较为次要的顺风车业务,却带来了主要的营业额,达到了23.04亿元。

  其次,通过具体的收入和费用明细研究发现,公司经营主要产生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逐年增长,尤其是管理费用由2019年的4.67亿元增至2020年的7.70亿元,增长幅度为64.88%。然而,处置固定资产损失值却由2019年的6.36亿元降至2020年的0.44亿元,使得2020年的经营性亏损远低于2019年。再加之,短期投资收益和金融工具公允价值变动等的增加,最终的经营损失由2019年的15.05亿元变动至2020年的11.34亿元。

  除公司业务的经营状况以外,据企查查披露,哈啰出行先后进行了14轮融资,和复星集团参与多次投资,但在2020年之后并无融资纪录。2020年4月24日,哈啰出行正式提交招股书,拟于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1.14亿元、48.23亿元、60.44亿元的同时,公司的亏损的状态却从2018年的22.08 亿元,一直持续到2019、2020年的净亏损分别为15.05亿元和11.34亿元。

  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共享两轮车服务属于资本密集型,需要大量资本投资来购买和扩大投入两轮车。除此之外,在顺风车市场,哈啰出行还会采用私家车主的激励措施吸引和留住服务提供方的用户。因此,面对本地服务的需求和逐渐加剧的竞争,未来盈利的能力不仅取决于现有业务的盈利能力,还取决于投入的成本。如果无法充分控制运营的相关成本,哈啰出行未来会继续遭受经营活动的亏损和负现金流。

  顺风车业务线年,哈啰出行推出哈啰顺风车业务。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营收4.6亿元,同比增长131.2%,毛利率

  在哈啰出行的APP主界面中,除了单车、助力车和顺风车的主营业务之外,还包括出售电动车、吃喝团购、酒店、景点门票、送货、出租、信用卡等业务,涉及房屋出租、销售、货运、本地生活服务以及借贷等多个领域。

  然而,打造多元化的前提在于,哈啰出行需要拥有足够的现金流。截止2020年底,哈啰出行的账面现金仅为19.22亿元,再加上毛利尚低的共享单车业务以及未来持续亏损的状态,多元化的业务拓展仍需要注重在多个领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战略布局。

  营业收入净利润。这意味着,成功上市,几乎成为这个行业的野心和目标。“我们是中国最活跃的本地服务平台”,哈啰出行在招股书中称。未来,哈啰出行会覆盖和服务于广泛的用户群,为用户提供更便捷的出行方式和更高质量的包容性本地服务。只是目前,哈啰出行可能需要打好基本盘,向市场证明未来能够转亏为盈的能力。